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幸福使者

能给别人带来幸福的人自身也幸福

 
 
 

日志

 
 

【转载】分析精辟的邓小平真实面目和理论实质的作为  

2016-11-26 09:35:09|  分类: 学术交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未知   来源:登封论坛 


分析精辟的邓小平真实面目和理论实质的作为


分析精辟的邓小平真实面目和理论实质的作为 - 沉默的麻雀 - 沉默的麻雀的博客

 

  今年(2004年),是邓小平的诞辰100周年。不管你如何评价这个人物,他都是一个重要的历史人物。二十多年来的改革开放是以他的思想和理论为指导的。尽管有一个时期在邓理论前面也煞有介事地摆上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那不过是一种装饰和中国人特有的智慧,是千万不能当真的。果然过了一阵子,就在邓理论前面加上了“特别是”三个字,以表示它比马列毛有更重要的份量。可是这样说毕竟拖泥带水,不干脆也不明确。于是最后正式提出了“高举邓小平理论的伟大旗帜”这一无比鲜明的口号。 自然这样提出,是彻底明确了,但是把共产党多年来的指导思想--马列主义理论和毛泽东思想丢到哪里去了呢?这本来是一个无比重大的原则问题,大是大非问题,是必然会在党内引起一番争论的。但奇怪的是,竟无声无息地毫无抗拒地通过了。这也足以说明党内毫无民主气息的状况是多么可悲吧。

  既然一个人(不管是什么样的侏儒和小丑)爬上了“核心”的高位,就可以在党内睥睨一切,说一不二,横冲直撞地如入无人之境,那还有什么办不到的呢?果然为时不久,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的指导思想,已经由“高举邓小平理论与‘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伟大旗帜”代替了,把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伟大旗帜丢到东洋大海里去了。

  话扯的稍微远了一点,还是集中到邓小平理论上来。既然实际上邓理论己经代替了马列毛的理论作为党在新时期的指导思想,那么经过二十多年的社会实践,已经可以使我们全党和全国人民看得更清楚了,也很有必要进行一番反思。对照马列主义原理,结合生活实际,用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来认真作一番考察。搞清楚邓小平理论的内涵和实质到底是什么?邓小平那条路线到底是什么路线?这对我们全党全国,对中国人民的命运和前途,都是有巨大意义的。如果这个问题,在二十年前是无从谈起的,也是得不出任何结论的,那么在今天,这些条件至少在客观上已经具备了。

  本文拟就邓小平理论中的几项基本内容或者说几个支柱论点,进行一番研究:一、“少部分人先富论”二、“社会主义本质论”三、“市场经济手段论”四、“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论”下面分别来说。

  一、“少部分人先富论”  

改革开放之初,邓小平即提出“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口号,而且提醒大家说:“这是一项大政策”。当时说老实话,我自己对这个口号是不理解的,更不知道为什么要提出这样的口号。我想,在旧社会不就是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吗?在封建社会和资本主义社会都是如此呀!我们好不容易建起了社会主义的大厦,刚刚初步实现了基本的平等,在物质分配上实现了大体平均、略有差别的制度,为什么又提出“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呢?其中又隐含着什么玄机呢?实令人莫测高深。但是,高层领导中没有听到什么争论,我们这些普通人、小党员也只好默认了。 这个口号提出不久,随着相应改革的实施,社会上逐渐起了变化,全国各地一时间出现了许多“万元户”、“十万元户”,当时人们思想上似乎还是可以接受的。后来改革开放的先行地区,又出现了一些“百万富翁”,并出现了流行的歌谣,什么“万元户不算富,十万百万才起步”等,这时就不免引起一些议论,怀疑起这个口号所引导的走向了。于是邓公就站出来严肃地斩钉截铁地说:“中国不可能出现百万富翁,也不可能出现两级分化。如果出现两级分化,改革就失败了;如果出现了新的资产阶级,改革就真的走到邪路上去了!” 如果今天拿邓公的这些话对照现实,真不免令人大吃一惊!因为今天不止出现了百万富翁、千万富翁、亿万富翁,而且出现了数十亿的富翁。美国的福布斯富翁排行榜上赫赫有名的亿万富翁,中国人已占了几十位了。再说贫富悬殊两级分化。不仅产生了,而且基尼系数0.7,超过了世界上贫富悬殊最严重的美国。至于说中国已经出现了一个资产阶级,那更是不容否认的客观存在,是货真价实地站在我们面前的,有哪个人敢于否认呢?当年我们不是高喊着“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惟一标准”的口号来检验毛泽东的吗?今天我们是否也该用同一标准来检验一下邓小平呢?如果允许检验,那我们就可以说,二十多年的改革己经完全彻底失败了!中国的改革己经真的走到邪路上去了!这不是别人说的,这是邓小平自己说的。一个令人大惑不解的口号,经过二十多年的实践,才使人渐渐明白了一点。

  据知情者透露,原来“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口号,只是邓公那句话的前半句,后半句是“搞一段资本主义”。也许当时经过衡量,觉得有所不便,把后半句略去了。据说原件还存在档案里。这就对了。如果这个情况不错,那么今天我们可以得出结论,“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口号,确实是一项大政策,是邓小平复辟资本主义的总纲领,它所导致的两极分化,是邓理论的总破产,是改革开放的大失败。悲剧正是从这里开始的。

  二、“社会主义本质论”  

邓小平理论中,有一段很重要的话:“我们总结了几十年搞社会主义的经验,社会主义是什么,马克思主义是什么,过去我们没有完全搞清楚。”(《邓小平文选》137页)口气不小!这里既是指毛泽东没有搞清楚,也是指列宁、斯大林等都没有搞清楚。那么他的新发现是什么呢?他说:“马克思主义最注重发展生产力。我们讲社会主义是共产主义的初级阶段,共产主义的高级阶段是实行各尽其能、按需分配,这就要求社会生产力高度发展,社会物质财富极大丰富。所以社会主义阶段的最根本任务就是发展生产力。”他后来还更简洁地说:“社会主义的本质就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当然他也提到“消灭剥削,消灭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但他的实际政策,不是消灭剥削,而是扩大剥削;不是消灭两极分化,而是造成两级分化;也就无从达到共同富裕了。 需要弄清楚的是,难道社会主义的本质和最根本的任务就单单是发展生产力吗?发展生产力固然是很重要的,不仅社会主义社会需要,其他社会如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以及其他所有社会都是需要的。因为不发展生产,人类就不能生存。但是能不能把它说成是社会主义社会的本质呢?把人类各个社会的共性,说成是社会主义独有的本质,合适吗?显然不对。

  那么社会主义的本质是什么呢?正如人们所知道的,社会主义是共产主义的初级阶段,也就是从资本主义过渡到共产主义的历史阶段。什么是社会主义?还是老祖宗马克思说得最明白:“社会主义就是宣布不断革命,就是无产阶级的阶级专政,这种专政就是达到消灭一切阶级差别,达到消灭这些差别所由产生的一切生产关系,达到消灭和这些生产关系相适应的一切社会关系,达到改变由这些社会关系产生出来的一切观念的必然的过渡阶段。”这才是社会主义社会的本质。 不错,在社会主义阶段必须发展生产力,必须逐步造成社会物质的极大丰富,为共产主义阶段积累物质条件,但是决不能把它用来代替不断革命要解决的四大命题。离开了这四大命题,也就离开了社会主义的本质,也就不是社会主义了。这里显然包括着消灭阶级差别的问题,实行生产资料的公有制问题,以及人与人之间的平等关系问题与消除私有制带来的私有观念问题等等,怎么能归结为仅仅是提高生产力的问题呢? 仅仅强调生产力的发展,资本主义发达国家的生产力不是也发展得很高吗?然而它同社会主义的本质有什么关系呢?尽管它的物质条件也达到极大丰富,然而它能达到按需分配的共产主义这个高级阶段吗?由此我们可以看到邓小平的理论,正是不折不扣的“唯生产力论”。它是和历史上的修正主义者伯恩斯坦、考茨基一脉相承的;是不要革命,只要建设,反对阶级斗争,强调阶级合作,仅仅依靠发展生产力“和平进入”共产主义的陈词滥调。如果也可以称它为社会主义,也只能是资产阶级的社会主义,和马克思的科学的社会主义毫无共同之处。 列宁在《无产阶级专政时代的经济和政治》一文中,也说到社会主义时期的特点,他说:“在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中间,隔着一个过渡时期,这在理论上是毫无疑义的。这个过渡时期不能不兼有两种社会经济结构的特点和特征。这个过渡时期不能不是衰亡着的资本主义和生长着的共产主义彼此斗争的时期,换句话说,就是已经被打败但还未被消灭的资本主义和己经诞生但还很脆弱的共产主义彼此斗争的时期。”(《列宁选集》四卷87页)在我看,这段描述社会主义时期特点的话,是很经典的,与毛泽东所说的“在社会主义这个相当长的历史阶段中,还始终存在着两个阶级、两条道路、两条路线的斗争”那段话是异曲而同工的。 在涉及到政治与经济的关系上,列宁还说:“政治是经济的集中表现,……政治同经济相比不能不占首位。不肯定这一点,就是忘记了马克思主义的最起码的常识。”又说:“一个阶级如果不从政治上正确地处理问题,就不能维持它的统治,因而也就不能解决它的生产任务。”(《列宁选集》四卷463页)这同毛泽东强调的以阶级斗争为纲,政治挂帅,也是一个意思。 而邓小平对这一套早就厌烦透了,他要抛弃这些另搞一套,这就是他的“唯生产力论”那一套。而且还要“扭住这个生产中心不放”,用“发展才是硬道理”的话,鼓励人们单腿跳舞似地孤立地抓经济,其结果自然失去了正确的前进方向。经济上去了,党却腐败了,社会风气也变坏了,国家也不成其为社会主义国家了,作为国家的主人翁的工农大众已下降为雇佣奴隶了,中国在世界上已成为两级分化、贫富悬殊最严重的国家了!即使不说邓小平是有意复辟资木主义,他那条路线也是必然要导向资本主义的邪路去的。

  三、“市场经济手段论”  

在经济思想上说,邓小平是很欣赏市场经济的,而对计划经济却是毫无信心的。他在《社会主义和市场经济不存在根本矛盾》的谈话中说:“问题是用什么方法才能更有力地发展社会生产力。我们过去一直搞计划经济,但多年的实践证明,在某种意义上说,只搞计划经济会束缚生产力的发展。把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结合起来,就更能解放生产力,加速经济发展。” 后来,又在南巡讲话中说:“计划经济不等于社会主义,资本主义也有计划;市场经济不等于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也有市场。计划和市场都是手段。” 这种说法不仅十分武断,充满霸气,而且有些缺乏常识了。计划和计划经济是两回事,市场和市场经济也是两回事,并不能混为一谈。尽人皆知,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是两种不同的经济体系,计划经济是社会主义的经济制度,市场经济是资本主义的经济制度,怎么忽然变成了“手段”了呢?后来由于实行市场经济的迫切愿望,推行彻底的改造,干脆提出所谓“社会主义的市场经济”,给市场经济戴上了一顶红帽子,放手实行市场经济了。 现在,计划经济遭到多年的贬斥嘲弄,早已灰头土脸,提不起来;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却在被“规范”着、“完善”着,大行其道。可是,真理毕竟是真理,魔鬼也毕竟是魔鬼。经过二十多年的实践,所谓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已经千疮百孔,露出了原形。其弊端仅仅点到为止,就有以下弊端:

1、是它带来了空前的大腐败。它像超级病毒一般地迅速蔓延开来,造成了党和国家肌体的大破坏。人们常常讳言腐败的根子,其实它的根子就是市场经济。人们为了利润、发财、致富,大搞权钱勾结,并不是不合逻辑的。

2、是它让整个社会弥漫着拜金主义。它比沙尘暴更厉害,无孔不入地侵蚀着人的心灵,改变着人们的价值观,造成了人人追求金钱利禄,出现了人民精神道德的大滑坡。

3、市场经济以追求利润为最高目的,社会主义的生产原则是满足人民的物质文化需要,两者是根本不同的。以前者代替后者,必然使市场上假货充斥,投机倒把盛行,经济秩序混乱。什么假酒、假药、假种子、假化肥、灌水猪肉、死猫、死狗、劣质婴儿奶粉都出来了,这是建国以来所没有的。

4、为发财的欲望所驱使,在“国家、集体、个人一齐上”的口号下,对森林大砍大伐,对矿产乱开乱挖,不仅造成了自然生态的大破坏,而且贻害后世子孙。

5、重复引进,重复建设,造成了巨大的浪费。屡次总结,屡次克服不了,这恰恰是市场经济的无政府状态造成的。只要实行市场经济,就是无法避免的。

6、人民的贫困化,生产过剩的危机也出现了。商店里货堆如山,人民却无钱购买。多次强调拉动内需却无成效。

7、乱征乱卖土地,使几千万农民失地失业,陷入不幸境地。

8、为了推动市场经济,加快私有化,将多年来劳动人民流血流汗积累的财富,经过什么改建重组、关停并转、抓大放小、民进国退,使大量国有资产化为流水,流到个人荷包中去了。

9、由于改制,造成大量失业人口,社会主义国家本来已经解决的问题,却成了今天的最大难题。失业是市场经济本身的痼疾,是我们主动将它请进来的。

10、严重的两级分化,造成了严重的阶级对立。社会失衡,人心失衡,不能不引发严重的社会危机。

请看,这就是市场经济在中国结成的果子!本来,市场经济是个魔鬼,而邓公却把它说成是美丽的天使,请了进来。一个美国的马克思主义者来中国参观,在社会科学院曾说:“市场经济是架绞肉机,你们掉到了绞肉机里还自以为控制了绞肉机。”可见,还是资本主义国家的人对市场经济体会得深刻啊!

  四、“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论”

“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论”,是邓小平理论中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一理论经过十三大的概括和发挥,呈现出比较完备的形态。邓小平从他的“唯生产力论”出发,以痛斥的口吻多次指责:“贫穷不是社会主义!”“现在虽说我们也在搞社会主义,但是不够格。只有到下世纪中叶,达到了中等发达国家的水平,才能说真的搞了社会主义。才能理直气壮地说社会主义优于资本主义。现在我们正在向这个路上走。”《邓小平选集》第三卷225页) 邓公的意思很明白,在中国还未达到世界中等发达国家的水平之前,是不能叫做社会主义的,只能作为社会主义前的准备阶段。这就是邓小平的所谓“初级阶段”。可见邓小平的社会主义观还是以生产水平的高低为标准的,而不是以所有制关系的性质来判断的。这自然是荒谬绝伦。正像人们所驳斥的,贫穷不是社会主义,难道富裕就是社会主义吗?中国不够社会主义,难道美国就是社会主义吗? “初级阶段论”提出不久,群众中就流行起一首歌谣:“初级阶段’是个筐,什么都可以往里装。”因为随着改革开放,社会上出现了许多资本主义的旧事物,是广大工农群众所不能接受的,也是无法理解的。其间自然提出许多疑问和责难,现在有了“初级阶段论”,这一切都可以解决了。动不动就可以说:“初级阶段”嘛!也就堵得人们哑然无声了。 “初级阶段论”,实际上这同资产阶级自由化分子口中的“补课论”是一个意思。即认为中国没有经过资本主义发展阶段,生产力水平很落后,因此不能搞社会主义。要想搞社会主义,必须先补资本主义这一课。如果联系历史,这同建国初期刘少奇提出的“巩固新民主主义制度”差不多。他同样认为,中国不具备搞社会主义的条件,必须搞一段资本主义,然后才能转到社会主义上来。不过他同邓小平的“初级阶段论”有一点不同。刘少奇当时提出“巩固新民主主义制度”,是为了阻止毛泽东由新民主主义革命向社会主义革命转变,而邓小平提出的“初级阶段论”,则是在中国实行了社会主义改造并获得了重大成功之后,已经全面地建设起比较完整的社会主义体系之后,把社会主义前进的列车再重新拉回来,使他们退到新民主主义时期或者旧中国时期。从这一点看,他比刘少奇更厉害。

  尽管他们的理论实质是相同的。但在二十多年的实践中,我们可以看到一点颇为奇怪的现象。在《邓小平文选》中,可以看到他把发展生产力真是强调得无以复加了。可是实际上,他并没有在提高生产力上做多少事。他指责毛泽东不重视提高生产力,实际上毛泽东还真是下过一番功夫。工业管理上总结了意义十分重大的“鞍钢宪法”,农业上总结了以粮为纲,农林牧副渔全面发展,甚至还研究了土壤学,提出了农业上“土、肥、水、种、耕、密、工、管”八字宪法。 而邓小平口口声声喊“提高生产力,发展生产力”,实际上他着力抓的是如何改变社会主义的生产关系。例如:他首先就是在农村大力推行包产到户,美其名曰“双层经营”、“联产承包责任制”,说穿了就是分田单干。这个在中国存在了几千年的小农经济,忽然被称为“群众的伟大创造”。经过许多年的艰苦奋斗才搞起来的集体所有制经济就这样顷刻间瓦解了。大片大片经过平整起来的并有灌溉设施的耕地被割成碎块,每家每户分了屁股那么大小一点,拖拉机没有用了,被废弃了或者卖掉了,骡马大车以及大小农具也分掉了。没有分得骡马牲口的人家,姑娘媳妇不得不再次拉上犁耙当牲口使。毫不夸张地说,这次农村改革是生产力的大破坏,使多年来农民辛辛苦苦积累起来的财富化为鸟有;许多乡镇企业也被个人承包,逐渐变为个人私产。这一切都是笔者亲眼看到的,怎么能叫做提高生产力呢?但是这种改革却是迎合了一部分小农(主要是原来的富裕中农)的自私心理,大大刺激了他们的积极性,所以在一定时间内呈现了增产的趋势。这一招使得邓小平沾沾自喜,踌躇满志,竟大言不惭地说:“看来这条路子是走对了,” “我们做的事情是成功的。”

  结果如何呢?在农民那股积极性释放出来以后,从1985年起,农业生产就停滞和逐步下降了,农民的生活水平再也无法提高了。直到今天大部分农民仍处在贫困之中,以致使人发出“农民真苦,农村真穷,农业真危险”的浩叹。这就是今天上上下下都公认的“三农问题”。可以不客气地说,当年推行包产到户,分田单干,瓦解集体经济是造成今天“三农问题”的根本原因。 因为毛泽东早就说过:“农业的根本出路是集体化,机械化。不是社会主义的集体化,就是资本主义的集体化,小农经济是没有出路的。”南街村等一类典型的共同富裕,兴旺发达,则从另一面证明毛主席指引的道路的正确。 邓小平把“包”字看成灵丹妙药。在农村改革取得“成功”之后,随即又把“包”字又请进城市,工业上也搞起承包制来。老实说,如果真想提高工业方面的生产力,那也是大有可为的,比如设法更新国营企业的设备,使之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就是一件重要工作。但是他不干这个,相反地,他对国营企业实行的是竭泽而渔的政策,把国营企业的利润大部分作为税收都拿走了,使你无法进行设备更新;另一方面,却对私企和外企减税免税,施以种种优待。 正如人们说的:把私企、外企当作自己的亲儿子,把国企看作自己的干儿子。让亲儿子一天天肥起来,让干儿子一天天瘦下去,事实就是这样发展的。到今天,邓小平一再高唱的以公有制为主体已经不存在了,不足四分之一了,而私企和外企己经三分天下有其二了。可以明显地看到,邓小平并不真正是在提高社会主义的生产力,而是在于改变社会主义的生产关系。即把社会主义的公有制的生产关系,改变为资本主义的私有制的生产关系。这就是邓小平“初级阶段论”的实质。 弄清楚这一点,他所标榜的“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也就不言自明了。正像人们说的,“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就是有中国特色的资本主义!”共产党不干社会主义,却去大干资本主义,这不是中国特色是什么!

  以上几项是我依据二十多年的社会实践对邓小平理论的主要论点所作的考察。可以看到,邓小平理论决不能称之为什么当代的马克思主义,而是彻底背叛了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机会主义。由这种理论构成的政治路线,是一条地地道道的复辟资本主义的路线。这条路线在***变本加厉地推动下,用半是欺骗半是强迫的手段,实行了一场名副其实的和平演变。把一个好端端的社会主义中国变成了资本主义的天下,使中国倒退了整个一个历史时代,使千百万英烈奋斗牺牲所洒的热血白流了! 如果说苏联的变质是20世纪最大的悲剧,那么在这个悲剧之后,如果中国这个社会主义的堡垒仍然能够巍然屹立,整个世界的共运就不会陷入低潮。不想继苏联巨变之后,中国的悲剧也同样发生了,这就使得世界共运不能不走向低谷。而这第二场悲剧,也正是从邓小平的理论开始的。

  邓小平晚年对党、对人民、对社会所犯下的罪责,看来不大好推卸。不要急,人民和历史是会给他作出合适的结论的。今天我们严肃地审视和批判邓小平理论,并非要全面抹杀他。在他的一生中,尤其是在革命战争的年代,他还是有功绩的。建国后,他在毛泽东正确路线的指导下,也是做了许多工作的,是具有丰富经验和才能的。但是决不能说他是什么理论家,相反,由于他疏于学习,没有读过多少书,马列主义并没有真正学进去,在世界观上,只能说是个资产阶级的民主派。 因之,在社会主义革命的深入发展中,邓小平同毛泽东思想和无产阶级的革命路线格格不入,而同刘少奇成为同道。在毛泽东逝世后,就狂妄地抛弃了毛泽东的革命路线,搞起自己多年向往的那一套。改革开放之初,他居然自鸣得意,认为自己比毛泽东要高明得多,他认为他自己制定的那条生产力路线一定会比毛泽东搞得又快又好。哪知很快就把“改革”的战车驶入难以自拔的泥潭中去了。 党内那些众多的曾跟着他走的好同志,也都追悔莫及,只有徒唤奈何了。回顾党内两条路线斗争的根源,还是毛主席说得透彻。毛主席在1966年讨论工矿十条和农村十条时曾说:“我们党内两条路线斗争,基本问题是在无产阶级夺取政权以后,即新民主主义革命以后,中国究竟是走资本主义道路还是走社会主义道路的问题。资产阶级要走资本主义道路,这是很明显的。在我们共产党内部,我们要走社会主义道路,但是一部分人却认为中国是一个很穷的国家,中国发展社会主义的水平很低,不能发展社会主义,必须在一段时间内,走一段资本主义道路,然后再走社会主义道路。”这就是党内路线斗争的根源。重新温习这段话,几十年来的风风雨雨,错综复杂的斗争,就可以理清楚了。看来两条道路、两条路线的斗争,今后还会继续下去,这是不依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今天,纪念邓小平诞辰100周年,需要的是全国全党来一个深沉的反思,真正引出沉痛的历史教训,回到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路线上来。否则,是没有任何出路的。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